ag

 
首页   |  ag   |  企业文化   |  招纳贤士   |  公司要闻   |  关于ag  

ag
  ag > 招纳贤士 > 非法商人树枝上涂强力胶水捕鸟 200万候鸟变野味
  
非法商人树枝上涂强力胶水捕鸟 200万候鸟变野味
发布时间:2019-06-23 05:40

    

  台媒称,位于欧亚交界处的塞浦路斯去年秋天有超过200万只候鸟被商人非法捕获后,转卖去餐厅成为野味菜肴。

  据台湾东森新闻网3月12日报道,在去年9月至10月间进行调查,发现迁徙季节许多过境候鸟被有心人士以胶水黏树枝或雾网(mist net)等违法手段滥捕,光是胶水树枝去年就接获6000宗报案,估计可能有超过200万只鸟儿遭杀害,创13年新高。

  由于许多稀有保育鸟类也常成为被滥捕的目标,鸟类组织呼吁政府应加强执法才能打击非法行为。

  从小一起长大的3名甘肃男子因为想吃野味,明知猎杀野生动物违法,仍然在凌晨潜入四川若尔盖一片林地,举起了手中的改装,将子弹射向了三只梅花鹿。最后,3人的侥幸心理没能逃过法律,当地村民和派出所民警一起将其挡获并移交给若尔盖县森林公安局。目前,3名犯罪嫌疑人因涉嫌非法猎捕、杀害珍贵、濒危野生动物被若尔盖县检察院提起公诉。

  从小一起长大的3名甘肃男子因为想吃野味,明知猎杀野生动物违法,仍然在凌晨潜入四川若尔盖一片林地,举起了手中的改装,将子弹射向了三只梅花鹿。最后,3人的侥幸心理没能逃过法律,当地村民和派出所民警一起将其挡获并移交给若尔盖县森林公安局。目前,3名犯罪嫌疑人因涉嫌非法猎捕、杀害珍贵、濒危野生动物被若尔盖县检察院提起公诉。

  从小一起长大的3名甘肃男子因为想吃野味,明知猎杀野生动物违法,仍然在凌晨潜入四川若尔盖一片林地,举起了手中的改装,将子弹射向了三只梅花鹿。最后,3人的侥幸心理没能逃过法律,当地村民和派出所民警一起将其挡获并移交给若尔盖县森林公安局。目前,3名犯罪嫌疑人因涉嫌非法猎捕、杀害珍贵、濒危野生动物被若尔盖县检察院提起公诉。

  从小一起长大的3名甘肃男子因为想吃野味,明知猎杀野生动物违法,仍然在凌晨潜入四川若尔盖一片林地,举起了手中的改装,将子弹射向了三只梅花鹿。最后,3人的侥幸心理没能逃过法律,当地村民和派出所民警一起将其挡获并移交给若尔盖县森林公安局。目前,3名犯罪嫌疑人因涉嫌非法猎捕、杀害珍贵、濒危野生动物被若尔盖县检察院提起公诉。

  面对高额利益的诱惑,浙江衢州一野味老板占某除了表面从事合法野生动物交易,还大肆收购出售国家二级保护动物穿山甲个体及其制品、黑熊熊掌用于牟利。12月26日,占某被浙江衢州市柯城区人民法院以非法收购、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判处有期徒刑12年4个月,并处罚金20万元,其雇员祝某、赵某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2个月,并处罚金4万元。

  2013年9月21日,公安机关接到群众举报,称发现在衢州市柯城区某小区内有国家二级保护野生动物穿山甲出售。

  根据举报线索,公安机关在蹲点后,很快在该小区外抓获了外出送货归来的祝某、赵某二人。在两人的配合下,警方对小区内的一个仓库进行了搜查,当场查获穿山甲完整个体28只、制品24具、胚胎55个及黑熊熊掌48只。经鉴定,现场查获的穿山甲个体、制品、胚胎及熊掌价值共计392784元。

  面对警方审讯,祝某、赵某交代,两人自2012年2月起就被占某雇佣从事野生动物的运送、保管、喂养、送货工作。在刚开始工作的数天后,占某就告诉二人,自己从事的野味生意除普通的野猪、黄麂、鹰嘴龟外,“主营业务”还是贩卖穿山甲和熊掌,千万注意不能向外透露。

  另外,占某还为祝某、赵某制定了详细的工作流程:先把穿山甲、熊掌从占某告知的地点运回仓库称重、登记、储藏;在等待出售的时间里,祝某二人还必须将饲料、米粉调水后定时喂食活体穿山甲;最后当占某联系好买家后,祝某、赵某再按时把货物送到买家手里并做好价格记录。

  根据警方在仓库内查获的账本记录显示,2012年2月至2013年9月期间,占某共收购了穿山甲完整个体342只,其中绝大部分已经出售,平均每斤价格超过1300元。

  法院审理后认为,被告人占某、祝某、赵某违法国家法律规定,非法收购、运输、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及其制品,情节特别严重,其行为已构成非法收购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该案件属共同犯罪,占某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系主犯,祝某、赵某起次要作用,系从犯,鉴于祝某、赵某归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可依法从轻处罚,遂依法作出如上判决。

  人民网北京12月18日电据中央电视台新闻中心官方微博消息,近日,一名游客在昆明滇池码头喂红嘴鸥时,趁机抓住红嘴鸥将其翅膀折断,声称“要带回去吃,尝野味”。此举引发围观市民不满,面对众人指责,该男子把鸟扔在地上离开,受伤红嘴鸥全身是血,无法动弹。目前警方称将立案调查。

  美国《新闻周刊》8月29日(提前出版)发表题为《走私丛林肉或成为埃博拉流入美国的潜在途径》的文章称,在离扬基体育场不足三英里的熙熙攘攘的布朗克斯街道,最先映入眼帘的是大广场沿街的非洲市场那些五颜六色的店铺。这里住着不少非洲移民,他们中有些就来自目前这轮形势空前严峻的埃博拉疫情的爆发地—西非。今天我们来这里,是为了寻找“丛林肉”。丛林肉是人们猎杀的非洲野生动物肉,也是全世界西非裔群体无法忘怀的家乡味道。

  我们走进一家橱窗上展示有罐头食品的小店,戴着头巾的女店主满脸堆笑地迎了上来。而当我们问有没有丛林肉时,她眼中闪现的光芒立刻暗淡了不少。她把目光移开,耸了耸肩,说不知道什么是丛林肉。迟疑片刻后,又让我们重复一遍丛林肉这个词,好像她根本不明白我们在说些什么。

  步出小店,午后的毒日头无情地炙烤着大地,对面走来一个身穿宽松白袍的男人。当我们问他吃不吃丛林肉时,他回答得出奇干脆:“当然了。”

  这个名叫帕·乔治·阿皮亚的男人来自加纳,已经在纽约生活了十年。他对于丛林肉这个话题显得十分爽快。“阿卡恩特的肉最香,是我的最爱,”阿皮亚解释说,“阿卡恩特是一种‘割草机’。”“割草机”是一种大型啮齿类动物,美国人一般称之为“蔗鼠”。这种外形类似豚鼠的“蔗鼠”在加纳和西非其他地区被当作优质蛋白质来源,在美国的正规市场上则难寻踪迹。

  从蝙蝠到猴子甚至狮子,丛林肉囊括一系列濒危物种。虽说在美国市场上出售此类肉属于违法,但这些珍贵野生动物却是很多自小在非洲长大的非裔美国人的心头好。在布朗克斯,价格昂贵的丛林肉(阿皮亚说6-7磅丛林肉的价格就高达100美元)是种奢侈的享受,就像纽约布鲁克林俄罗斯移民享用的非法进口鱼子酱一样。

  尽管是难得的奢侈美食,丛林肉可能暗藏着致命威胁。2007年在海关官员以及农业专家中流传的一份内部材料称,丛林肉是猴痘、埃博拉病毒和非典(SARS)病毒等传染性疾病的潜在带菌媒介。

  正当全世界眼睁睁地看着埃博拉在几内亚、利比里亚、尼日利亚和塞拉利昂横行肆虐,所到之处哀鸿遍野却无能为力之时,很多人开始担心这种致命病毒会走出非洲。7月中旬,两名久居利比里亚的美国医生肯特·布兰特利和南希·赖特博尔感染了埃博拉病毒。美国立即派出特制医疗输送客机将两人接回国,送到疾控中心附近的埃默里医院进行救治。

  面对此举,美国的社交媒体一片惶恐,许多人呼吁不要让埃博拉病人进入美国。唐纳德·特朗普(美国地产大亨)的一条被广为转载的推特清楚表明了公众对这一传染性恶疾所抱有的不安。“别再让埃博拉病人进入美国了。医治他们,用最高级的医疗手段,在当地医治。美国的问题已经够多了,别再添堵了!”

  全世界不少地区都抱有同样的担忧。一些航空公司取消了所有经西非国家的航线,也有不少国家禁止来自疫区的乘客踏上本国领土。一些西非国家则在机场设置特别监控手段,以识别那些体温超过正常值、有可能感染埃博拉病毒的人,并阻止他们登机。

  正当人们将目光集中于跨大西洋航班上的旅客身上时,媒体和公众几乎都忽视了另外一个风险,一个潜伏在乘客身下行李舱里的风险:那就是行李里可能装着含有埃博拉病毒的走私丛林肉。

  根据美国农业部规定,所有非洲国家均不得向美国出口任何生肉或加工肉类产品。多年来,美国卫生部门的官员和法规制定者一直都在对美国市场上屡禁不绝的非法丛林肉表示担忧。内部文件显示,从2009年到2013年,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共没收从蝙蝠肉干到烟熏猴肉等各类丛林肉制品超过6.9万件。而这与最终流入美国的丛林肉相比,仅仅是小菜一碟。粗略估计,每月非法流入美国的丛林肉约达1.5万磅。

  究竟有多少丛林肉流入美国?世界自然基金会的阿拉德·布卢姆说:“没人知道,关于流入多少,其实都是大家的猜测,因为美国在丛林肉进口方面的监管非常不到位。”

  布卢姆说:“我就曾经见过丛林肉装在满是烟熏肉或冷却剂的行李箱里被带上飞机运到美国。”

  目光回到布朗克斯,阿皮亚言之凿凿地说,很多丛林肉都能从海关眼皮底下混进来。“移民们总有各种招数把丛林肉带进美国。”

  纽约—7.7万西非裔移民的聚集地(大部分都聚集在布朗克斯)—是美国丛林肉贸易的中心。从西非国家直飞美国的航线很少,大部分抵达纽约的航线都是从西欧转机。最新研究显示,每年约有273吨丛林肉随法航飞机进入法国夏尔·戴高乐机场。而这些货物一般都会被运送到美国。

  因珍贵价高,丛林肉走私持续增长。2002年国会听证会上曾提到,丛林肉贸易总额高得惊人,年交易额超过5000万美元。预计未来20年间,这一交易额将增至数亿美元。丛林肉贸易属非法行为,因而无以获知具体交易数额。不过在过去10年间,随着移民美国的非裔群体不断扩大,此类贸易的规模很可能有所增长。

  虽然研究人员无法完全确定此轮埃博拉爆发的原因,但目前可以确定的是,此次与扎伊尔型病毒类似的病毒属几内亚特有,如此看来,丛林肉很可能就是病毒来源。

  果蝠被认为是埃博拉病毒的宿主(这意味着病毒可在蝙蝠体内存活数年却对蝙蝠没有丝毫影响)。科学家怀疑,可能是灵长类动物食用了被蝙蝠啃食和口水污染的水果后染毒,随后又传给人类。英国普利茅斯大学病毒学和免疫学专家迈克尔·贾维斯说:“将近一半的埃博拉爆发均与接触灵长类和类人猿尸体有关。”

  对于病毒如何传给人类,最有可能的情况就是受到感染的动物在遭屠宰时血液从猎手或屠夫手上的细小伤口渗入人体。不过专家表示,具体原因仍有待确定,因为食用受感染的、未经适当处理的肉类也能感染埃博拉病毒。

  研究人员对从机场没收的各类丛林肉进行检测发现,流入美国的不仅仅是肉,还有随之而来的各种肉眼难见的微生物。将肉加工至全熟能够杀死所有病原菌,包括病毒和细菌,但问题是大多数流入美国市场的丛林肉只是做了一些简单的防腐处理。

  除了埃博拉病毒,丛林肉还可能携带其他病原菌,尤其是一些畜牧业疾病,例如口蹄疫或非洲猪瘟。这些病菌能够在薄薄的一片肉里存活很长时间。

  曾经有个叫做禹晋永的骗子在微博上发自己吃“飞禽野味”的照片,看上去倒是青菜萝卜居多。这人现在已经被抓起来了,至于下场如何那是法院的事儿,但说起来他的意识里肯定以为野味就是好东西。

  比起这位来,江西资溪县的餐馆、酒楼偷偷宰杀出售国家重点保护动物猕猴,偷食大雁、獾猪、竹鼠等受国家保护的、有益或者具有重要经济科学研究价值的野生动物大概也就并不奇怪了,而且根据记者的报道,这些馆子的门口有的还挂着“公务消费定点商家”的牌子,这点大约也不会让人觉得奇怪。

  自从人类进入了农耕时代,尤其是进入现代社会之后,野味这种东西就逐渐退出了我们的餐桌。一个是因为人类的活动范围当中,野生动物除了有限的几种之外,其他都已经不能生存,另外一个就是人类的蛋白质补充必须依靠自己养殖的动植物,野生的玩意儿根本就不够吃的。

  其实很多人并不明白,野生动植物的味道真的未必好过家养的东西。这是因为我们的祖先在这么多年的摸索当中,已经把能够驯化、饲养的物种进行过了筛选。不信您就尝尝现在还能在野外找到的野苹果,那要是能吃才是怪事。

  野猪肉真的比合格饲养的家猪好吃吗?这个还真不见得。而且野生动物身上的寄生虫与疾病远比家养动物要高,有时候吃下去未必能够养身,倒是成了害身的缘由。除了一些鱼类以及菌菇,我是从来不吃野生动植物的,早年吃过一些,真是没什么特别。

  之所以有些人热衷于吃这些东西,其实根本的问题不在于是否好吃,而在于这东西的稀缺性。您想想看,要是猕猴满街都是,而所有的猪都生活在深山里,猪肉在某些人看来将是何等的美味。有些人的心理就是这样,你要告诉他粪汁是纯天然、无比金贵的东西,这些人说不定都会拿来做面上浇头儿。

  这些人是什么人?很简单,都不是一般人。一般老百姓是没人吃这些东西的,都是一些多少有些权、有些钱的人。

  我们可以从那个“公务消费定点商家”的牌子可以看出一些端倪。而这些商家能够得到这种殊荣,很难说不是因为这些稀罕物的功劳。不是一般人就要有不一般的生活,这是我们这里的某些思维定势,加之最近这些年养生之道与食品安全问题盛行,需要各种野生动物的场合也就多了起来。

  原因有两点,其一是我们这里的权钱阶层还处于一个相当低端的阶段,他们获得财富比较快,并不能理解财富所带来的社会责任与社会价值的引导作用,或者说由于很多人的财富与权力来源未必正常,他们也永远不会明白责任是什么。在他们心中,与其他人有所差距才是财富拥有所带来的最高快感,野生动物不过是这种心态的一种投影。

  另外一点在于,我们的文化当中强调所谓“天然”的因素,在传播的过程中被异化,进而转变成了所有天然的东西都是好东西的概念,而出于对人工制品的恐惧,这些因素被放大之后就变成了只要有条件,就一定要吃点儿野生的东西。身体进补倒是未必,心理满足则是必然。

  这两个状况如果不改变,野生动物遭殃的日子就不会完结。那位说了,严格执法总能改变一些什么吧?这个可不一定,公务定点消费相当于特供,执法者说不定自己就在餐桌旁流着口水呢。



相关阅读:ag                  

【关闭】